顾简

【忘羡】Believer(一)

*黑道叽×卧底羡
*人物属于秀秀,OOC属于我
*有私设
*小学生文笔

那是个晴好的早晨,风里是花的香甜,阳光热烈而直白的为一切打上金色的光晕。光晕里的那个人,西装革履,碎发却随意散着,从警局出来时,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

蓝家的人被带进局子,什么时候也到他蓝二来领人了。

也许是一些经年旧忆吧,那枚警徽在记忆里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,忘机琴在那人死后,他最后一次弹奏时连断了三根弦,从此人琴再不曾相见。他忽然想起了他象牙塔里的信徒,一个已经不会再出现的人,一个或许自始至终都在骗他,又或许自始至终不曾骗过他的人。

魏无羡,他的魏婴。
      
  
魏无羡最爱的是灯红酒绿的中央,被目光簇拥着环住女郎的腰,指尖顺着她最为自傲的腰线上移,即使蜻蜓点水地吻过她唇角,那双魅人眸子仍看似慵懒而漫不经心的掠过周遭的人群。

左手两指间夹着一个高脚杯,香槟金黄的酒液随着他在舞池人群中灵巧穿梭的动作而轻微摇晃。

“这么美的酒,洒一滴都是罪恶。”

从背后伸出扣住腰间的手并没有让他感到意外,空出来的右手慢慢移动,带着危险的意味,指尖慢慢划过那只手,随时准备发力,嘴角似是而非的弧度却在嗅到若有若无的檀香味时僵住。

终是轻轻覆上那人的手,他半偏过头,面容在光影的缠绵中模糊不清。

“Don't want to get hurt, so you hurt me first.”

Charlie Puth的《River》,略带倦怠的Jazz风中,魏无羡低笑了一声,举起手中香槟钱浅抿一口,声音听来漫不经心,像是见到素未谋面的人,又像是熟识到不必多言。

“好久不见,蓝二少爷。来杯马丁尼?你请我。”

评论

热度(20)